长沙师范学院-宣传统战部

教师工作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教师工作

教师工作

【湖南日报】大型系列报道《师耀三湘》 罗晓红:爱幼如子情切切

更新时间:2019/04/20 10:48:59 点击:

 ■名片

    罗晓红,女,1966年出生,中共党员,高级教师,长沙师范学院附属第二幼儿园园长、书记,长沙师范学院继续教育学院副院长。湖南省特级教师,湖南省师德标兵,湖南省徐特立教育奖获得者,湖南省先进工作者。教育部“国培计划”专家,湖南省特级教师评审专家。长沙市人民政府督学,长沙市罗晓红园长工作室首席园长,长沙市特级教师农村学前教育工作站站长。

    湖南日报记者 段涵敏

    著名的幼儿教育学家玛丽亚·蒙台梭利曾说过:“我们对儿童所做的一切,都会开花结果。不仅影响他的一生,也决定他的一生。”

    罗晓红深以为然。

    35年来,她以爱育人,孜孜以求,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护身边每一个孩子,播撒“真、善、美”的种子。年过半百,她仍然保持奔跑的姿态,每天工作10个小时以上,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。如今的罗晓红是湖南省幼儿教育“金牌”老师和名园长,是全省学前教育的先行者和领路人。2017年,她被授予湖南省教育教学最高奖——湖南省徐特立教育奖,是首位获奖的幼儿老师。

    春暖花开的3月,记者走进长沙师范学院附属第二幼儿园,探寻罗晓红沉浸其中的“幼教事业”。 

      蹲下来,呵护幼儿的天性

    “园长妈妈,早上好!”伴着一声声稚气而亲热的喊声,一张张小脸冲着罗晓红笑开了。

    罗晓红以微笑回应,迎接每一个入园的孩子。她弯下腰和每个孩子打招呼。有的孩子扑过来要亲她,她会蹲下来,送上一个温柔的拥抱。

    “园长妈妈像太阳一样,每天都笑呵呵的,很温暖。”

    “她会很多的东西,像魔法师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她很大方。我们做福气糕,要开店,她同意了。我们开心地大叫。”

    聊起“园长妈妈”,大一班的孩子有一肚子的话要说。

    是什么让她和孩子结缘?

    “那时候,只知道读师范是免费的,可以减轻家庭负担,加上我遇到了一些特别好的老师,就对幼儿老师这个职业特别向往。”罗晓红的回答,本真,纯粹。

    1981年,她以湘潭中考第一名的成绩进入长沙师范就读。因成绩优异,毕业后她留校任团委书记。两年后,罗晓红主动申请到长沙师范附属第一幼儿园当幼师。

    在她心底埋下“幼教”种子的,是一堂特级教师的观摩课。

    “当老师微笑着抱住孩子,孩子轻轻依偎着老师,一双眼睛盛满温柔,一双眼睛写满依恋,那个画面让人觉得四周都静了。原来幼儿老师那么美。”罗晓红说。那一刻,她坚定了选择幼教的决心。

    从那时起,她蹲下身子,用心了解,呵护幼儿的天性。她要求幼儿园的老师和孩子交流时,都要蹲下来,因为“那样看到的是—个纯真无瑕的世界”。

     悟出来,探索幼儿教育规律

    因为热爱,所以用心钻研。罗晓红的个性是,要做就做到极致。

    作为一名幼师,如何跳出“高级保姆”的世俗观念?罗晓红不断观察和研究孩子,定下了“做孩子喜欢的专业老师”的目标。

    她发现,绘画最能通达幼儿心灵。

    “怎样才能让孩子喜欢我的美术活动?”罗晓红开始读书,向美术专业毕业的丈夫请教,并访学拜师,然后尝试着组织各类美术活动。

    她慢慢认识到,儿童画不同于成人画。孩子有自己看世界的视角,和成人看到的不一样。 

    有一次绘画活动,一个孩子画完汽车后又将画面涂黑。妈妈很生气,认为孩子调皮捣蛋。罗晓红劝导孩子妈妈,还与孩子聊起了这幅作品的“来龙去脉”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画的作品吗?汽车在哪里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!车在黑色的烟里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车在浓烟里呢?”

    “我看见好黑的天,好大的风。”

    原来画画的那一阵子,雾霾严重,孩子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“画画是儿童的一种语言,是他们在说话。如果大人读不懂儿童的画,也要尊重他。”罗晓红说。还有一次活动,一个孩子将苹果画成了方的。她请孩子“说画”,孩子说是不想让苹果滚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真为孩子的想象力和观察力叫好。孩子的创造思维十分活跃,保护他们的好奇心,培养他们的创新精神,正是我们幼教工作者的职责。”罗晓红说。

    她抛弃了“像与不像”,带着孩子“画故事”“听音乐作画”“听诗歌作画”等。这样的教学内容和方式,受到孩子们的追捧。

    “她在用专业捍卫职业的尊严。”相识30年的“闺蜜”、长沙市雨花区教育局第一幼儿园园长邓益云对罗晓红的评价是:“工作狂”和“操心婆”。

    “她在工作中追求尽善尽美。有一次教学活动需要一个‘房子’的教具,我们用硬纸搭建一个。她较真,硬是定制了一个小木房子。”邓益云回忆。

    “我教的孩子,大多都爱上了画画,这让我很有成就感。”2008年,她成了湖南省学前教育界最年轻的特级教师。

    罗晓红谦虚地说:“老师是和孩子一起成长的。”

    “读心术”,打造省级示范性幼儿园

    因为深爱,即使辛苦,也甘之如饴。

    2011年,罗晓红调到长沙师范附属第二幼儿园,负责该园筹建工作。短短几年时间,她带领团队将该幼儿园打造成省级示范性幼儿园,在园幼儿达900多人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幼儿园有点另类,但这正是我想要的幼儿园。”去年从该幼儿园毕业升入小学的乐乐,认为“园长妈妈”有“读心术”。

    乐乐的爸爸刘亮印象最深的是幼儿园的玩水日。幼儿园摆满了充气水池,孩子们玩得浑身湿透,非常开心。

    罗晓红主张家园共育,老师要爱得专业,家长也不能爱得盲目。

    每天早上6时30分起床,到幼儿园近一个小时的路程。这是罗晓红与家长在微信群里聊天的时间。她组织成立家长学校、家长委员会,设立家长咨询日,开展家长育儿沙龙、家长开放日等活动,邀请家长走进幼儿园,引领家长树立正确的育儿观,矫正“小学化”倾向。

    “遇到这样的园长,是我和孩子一生的福气。”刘亮说,孩子的书包里没有书本,只有毛巾和玩具;幼儿园从不搞“六一”表演,但过“四大节”,即科技节、艺术节、体育节和阅读节。春天看花,夏天戏水,秋天找叶,冬天玩雪,每个孩子在四季轮回中快乐成长。

    罗晓红对待教学的认真执着,让年轻老师由衷钦佩。“为了组织好一个美术示范活动,她足足准备了一个月,连画架、颜料的位置都精心设计好了。”大七班班主任陈典老师说。

    罗晓红带领教研团队实践、研讨,将自然教育的理念融进幼儿园一日活动中。她主持的《自然教育理论视角下幼儿园主题活动设计与实施研究》成为“十三五”国家级课题。

    “她是一个温馨的‘大家长’,我们都叫她‘罗妈妈’。”大班年级组组长叶丽群老师说,每次送教下乡,罗晓红都是坐在副驾驶位置,陪司机聊天和看路,让其他人在后座休息。

    幼儿园男老师稀缺,罗晓红特别关照12名男老师。“她每个月都会和我们开会,为我们制定专业发展方向及学习培训内容,让我们找到职业归属感。”田源老师说,长师附二幼是他的第二个“家”。

     “老大姐”,带着老师送教、送培下乡

    心怀大爱。罗晓红对学前教育,有一份沉甸甸的责任。

    2010年底,长沙市设立首个学前教育名师工作室,她是首席名师。2016年,长沙市设立首批特级教师农村学前教育工作站,她是站长。2017年,她又成为长沙市名园长工作室首席园长。

    名园长工作室的老师们,评价她是一位热心的“老大姐”。看到农村地区学前教育薄弱,她不辞辛苦,带着老师送教、送培下乡。

    “她对我们真的是有求必应,有忙必帮,太让人感动了。”长沙县黄花镇干杉中心幼儿园园长王迎春说,罗园长是她的人生“导师”。

    “她知道我们缺什么、要什么,她所有的资料和课程全部对我们开放,每次培训都满足我们的‘刚需’。”长沙岳麓幼儿教育集团第二幼儿园园长刘毅说。

    可喜的是,名园长工作室培养了大批幼儿园中青年骨干教师以及幼教领军人才,其中18人成为长沙市骨干教师,20人成为湖南省国培专家库成员。

    双休日,寒暑假,是罗晓红送教下乡的时间。她的足迹遍布湖南20多个县(市区),多次专程赶赴大湘西,为州、县的幼教师资培训讲课。长师附二幼与全省10余所乡镇幼儿园签订了对口支援协议,其中4所幼儿园成了市一级普惠性幼儿园、市县级示范幼儿园。

    “办教育,就要一切为了孩子,不能有半点虚情假意。”罗晓红说,“我最大的愿望是,我们教育过的孩子长大后,回忆自己的童年是幸福的。”

    ■手记

    平凡琐碎,但温馨美丽

    段涵敏

    人生百年,立于幼学。

    幼儿老师,工作平凡琐碎。罗晓红在重复中创造,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人美心善,是她留给记者的最深印象。虽已年过半百,但岁月对她格外温柔,她似乎有“不老之术”。她乐观向上,勇往直前,满满的正能量。

    受军人父亲的影响,罗晓红非常自律。她的办公室温馨而整洁,有花草,有玩偶,有孩子们的画,桌上的书籍、笔记本、文件摆放得整整齐齐。

    首席名师、首席园长、“湖南省徐特立教育奖”设立以来获奖的首位幼儿园老师……对她而言,这些沉甸甸的荣誉更是责任。她坚持教学、科研并重,即使当了园长,仍然坚持“蹲班”。近年,她主持幼儿教育科研课题10余项,编著幼儿用书8部,主编的幼儿园资源体系被全省幼儿园广泛使用。

    她一直念念不忘生命中各个阶段遇到的恩师,从爱生如子的初中班主任罗惠玉老师,到亲自拖着板车帮她拉行李的老园长聂红英……

    她心里装的都是孩子。“心疼”孩子成了“职业病”。前不久,她生病住院,看到一个妈妈为了哄生病的孩子,一直给孩子看手机。“孩子看起来才几个月,手机对眼睛伤害多大啊。”她走上去和孩子妈妈沟通,“哄孩子有很多种办法,您可以喂奶,可以抱着走动,可以唱歌……”但孩子妈妈不以为然。她又苦口婆心和一旁的孩子奶奶讲,最终说服两个大人,关掉了手机。

    她是一个简单的人,至今靠公共交通工具出行。因为忙,驾校报了3年,一直没有时间学,直至作废。老公为了“逼”她学车,连新车都买好了,最后车子停在家里太久,被女儿开走了。

    爱能给予,爱也能获取。罗晓红说,她也会有状态不好的时候,但只要走进孩子群中,看着他们清澈的眼睛、单纯的笑脸,听着耳旁喃喃的童音,还有不经意间的拥抱,什么烦恼疲倦都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在采访中,乐乐小朋友分享了一个故事:《安的种子》。每一个小朋友的内心,都是一颗珍贵的种子。“本”太急于求成,违背了种子生长的规律;“静”虽研究各种规律,但太刻意了;只有“安”,尊重种子,尊重规律,尊重生活,他的种子最终开出了美丽的花朵。

    采访结束,记者路过幼儿园的小花园,忽然发现:那满眼的绿色中,星星般闪动的一点点红、一点点黄、一点点粉、一点点紫,惊艳了目光。

    ■评说

    罗园长是我最敬佩的园长之一。她给我的感觉,一是专业,二是敬业。说她专业,是因为她一直致力于幼儿教育的实践与研究,尤其是专注幼儿美术教育方面的研究,萌发了幼儿对美的欣赏与感受,培养了一大批喜欢绘画、乐于创造和表现的孩子。担任幼儿园园长以后,又致力于幼儿园园本课程的研究与开发,“幼儿园自然生态课程”已初步成型。说她敬业,是因为她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,还承担了很多额外的工作,用大爱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园长和老师,促进了城乡学前教育的均衡发展。

      ——长沙市教育局幼儿园园长 张洁

    2011年2月,我与罗晓红相识于长师附二幼。她既是令人敬仰的领导,又是并肩作战的同事,更是循循善诱的师者。她说:“专业是根,即使在管理岗位,也不能脱离一线。”她以身示范,在班级开展美术教学活动;她视每一个老师如亲人,是大家难时、痛时、无助时的坚强后盾;她带领我们这群小年轻孜孜不倦,兢兢业业。

     ——长沙师范学院附属第二幼儿园副园长  郑岚

    孩子已经毕业。翻开毕业纪念册,看到罗晓红园长照片的时候,心里总泛起涟漪,像读了一首好诗,想读第二遍。与罗园长相处与交谈,像淘到了一个盛满学前教育理想与知识的宝库。我感叹:遇见她,我的孩子真是遇见了幸福。

     ——长沙师范学院附属第二幼儿园2018届大四班家长 刘乐榆

    (湖南日报记者 段涵敏 整理)


原文链接:http://hnrb.voc.com.cn/hnrb_epaper/html/2019-04/11/content_1382500.htm?div=-1&from=singlemessage